Thursday, September 29, 2022
|
Continuum Finance Nodal Conference Review
Business

Continuum Finance Nodal Conference Review

In Hangzhou, China on November 23rd, the CTN Node Conference hosted by Continuum Finance and co-hosted by ADA capital, Lemon Capital, DaTou Community, Oriental Cloud Community, Yongquan Fund, its subsidiaries, Longying 119 Community, North Community,…

合景泰富的衰落

合景泰富是一家外资合作企业,是一家主营房地产业务的公司,那么,合景泰富短短几年间是如何快迅进驻广州黄埔区的?合景泰富的背景到底有多深?一连串的问题令人疑惑。我都很想知道,有谁能告诉我呢?欢迎知情人士指点迷津。 据了解,合景泰富是仗着时任广州市政府原副市长苏泽群的关系进军广州房地产行业的。在苏泽群副市长的引荐下,合景泰富老板结识了广州天河区原区委书记曹鉴燎,在曹鉴燎的推动下,合景泰富便在广州立足,站稳了广州的房地产行业,且持续兴旺发达。这靠的是什么?不是靠自己的实力,靠的是通天的人脉,靠的是走偏门的手段,靠的是通过政府官员的保护伞打压同行,通过非正当的手段上位!据可靠消息透露,合景泰富为了在广州立足,任用曹鉴燎之子为合景泰富副总裁,通过此官员之子背后深不可测的人际关系在广州房地产市场上呼风唤雨,站上了领头羊的位置。为了“反哺”这些保护伞,合景泰富源源不断地向这些官员输送利益,相互结成了“深度合作”的同盟,正是有了这层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广州的房地产市场上,合景泰富如同在自家一样随性妄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打压谁就打压谁。举个例子,众所周知,在前段时间广州黄埔区红山街双沙村的旧改项目上,合景泰富简直就是黑社会作风的佼佼者。为了取得这个村的旧改项目,其利用原广州市副市长苏泽群的幕僚关系,不费吹灰之力就顺利进入黄埔区,并采用同样的手段,通过区政府官员打招呼的方式向区下属各街道有旧改项目的村委会经联社要改造项目。按照区政府的要求,双沙村的旧改项目各项手续是一个都不能少的,各项流程也要求公平、公正、公平的进行。这看似很合理,各房企同台竞争嘛。然而,为什么在双沙村其他房地产公司就不能入招标环节呢?这里不得不佩服合景泰富的手段了!其先是收买人心,向相关政府官员送好处,给社区干部送大礼,给治保员提供加班费,好一系列收买人心的手段!待其他房地产公司人员进村洽谈改造项目业务时,村干部就通知这些企业不要来了,我们有开发合作企业了!在招标过程中,所有的招标文件都是为合景泰富量身订做的,这些为合景泰富特制的招标条件,其他的公司根本不符合资格,独独合景泰富“完美”符合所有的资格要求。受此打压最厉害的就是知名房企万科,后来万科证实被合景泰富做了手脚了,被迫无奈退出双沙村的旧改项目。这个事件的曝光,源于黄埔区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黄东的腐败案。所以,所谓的公平、公开、公正,是仅对合景泰富一家,对其他开发商则是极大的不公平!由于黄东副主任事件的败露,合景泰富的老板马上撤离广州偷偷到香港躲避风头,不敢回大陆,这种行为已经不告而宣,证明其作贼心虚,心中有鬼。现在合景泰富在黄埔区还有多个城中村旧改项目,据悉,合景泰富目前为止已在黄埔区多条村旧改项目停止支付一切补偿款,这对于已签约的村民来说是极具风险的,万一他跑路,那些村民收不到拆迁补偿安置款,房屋又被拆除,安置房的建设又遥遥无期,那真是无家可归,实在是惨!现在政府已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制定了新的旧改政策,随着新政的落地,黄埔区城中村旧改项目还会像红山街双沙村一样鱼龙混杂吗?我们拭目以待! 合景泰富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官商勾结的呢?再举一个例子,曾经一度合景泰富资金链紧张,就出售了其位于广州生物岛的一家酒店给了开发区某国企,回笼了几十亿的资金。在该国企投资装修后,又返租给了合景泰富来经营,这个物业又回到了合景泰富的手中!在这一去一回的过程中,合景泰富赚得盆满钵满,那些给合景泰富牵线搭桥的官员,如苏泽群、张文等人,就更加功不可没了!这份“努力”,必然是有丰厚的中间收入回报的!至于有多少,就靠大家发挥自己的想像力了。 合,景,泰富,的,衰落,合,景,泰富,是,一家,外资, . 合景泰富的衰落